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微信登录

微信扫一扫,快速登录

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
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
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【乡音乡愁】回家过年

凌霄 2019-2-19 10:47 1336人围观 杜桥风情

回家过年

 

记忆中,只有两次缺席家乡的春节。第一次是上山下乡的头年,为了表示扎根农村的决心,1974年的春节留守在海岛的村子里,没有鞭炮,没有朋友,只有呼啸的北风和哗哗作响的海浪相伴。第二次是前年春节,在美国的三藩,大年初一清晨,伴随着外孙来到世上的第一声啼哭,我跟着泪奔。


父母健在时,我们在外地工作的人们赶回家过年图的是孝顺,图的是团圆。十几年前,父亲母亲相继过世,我照例年年回家过春节,没有丝毫犹豫,没有丁点儿踌躇,就是那么理所当然,那么慷慷慨慨。

家乡杜桥虽是偏僻的海边小镇,但经济发展超乎想象,田野几乎天天在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道路、工厂、商场和居民小区。去年还鸡鸣狗吠的村庄,今年已是断壁残垣,眼看着旧村开始改造了。路边的菜地上竖一块牌子,上书:村民们注意了,此地已征迁,请大家3月底前将蔬菜瓜果自行处理完毕,过后集中清理,损失自负……。


政府对发展经济很上心,当引进项目与土地供应发生矛盾时,往往会采取土地置换与调剂的办法予以解决。年初二给先辈扫墓烧纸经过一山头,原先的村落荡然无存,同行的亲戚说,这儿的房舍和山地已经被整体置换了,调剂成了良田指标。放眼望去,密不透风的茅草长得高出好几个人头,心想,良田个啥啊,是茅草的良田呢!

说起来杜桥也是上千年的古镇,早在北宋熙宁五年(公元1072年)就设有盐场衙门,自古以来就是方圆百里繁荣的商业重镇。打小我就穿行在廊檐木屋、石板铺地、人头攒动的街巷,那云低山近、稻黄苗青、水光十色的景致,是怎么都抹不去的印记。
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白墙黛瓦的民居被毫无章法的楼宇所替代,古色古香的街口门面和百年老店或被生计所迫,或被钱财所惑,整饬得没个样子,成了中不中,西不西的“丑八怪”。

年年回家一个样,今年气象时不同。徜徉在冬日的阳光下,柴爿巷口正改造中的几间店铺吸引了我的目光。纯粹的木头梁柱,以卯榫连接,木窗木门石门槛,一派的仿古建筑。边上的“方元顺”药店,白灰高墙,天井内院,力图恢复百年老店的风貌。一打听,是政府启动了老街修复项目,采取先行设计、政府补贴、个人出资、自愿改造的办法,摈弃了过去运动式的征用强拆手段,用事实和看得见的效益引导业主投身到街区改造的进程中来。文明进步和群众路线忽如一夜春风来,令人惊叹不已。

那条穿城而过的龙浦河,往年都是垃圾漂浮、死气沉沉的,如今也旧貌换新颜,河面上种植了亲水植物,还时不时可见曝气增氧的喷泉,水体虽然还不尽人意,但垃圾油污毕竟少多了。几个朋友正边走边议论着,忽见一中年男人出家门走到河边,大大咧咧地将一把橘子皮丢进河道,其不堪的行为饱受我等“白眼”(方言:鄙视)。改造一条河流容易,足够的资金就可以解决问题,改变一个人的陋习,谈何容易。

文明的行为,需要律令维护,更需要利益攸关的自觉。除夕那天下午,我独自登上凤凰山的第三垛高峰,与峰顶飘扬着的五星红旗合影留念,下山又顺道探访了孜孜在心的双家井(“家”字念“go”音)。我对双家井的膜拜,源于她的神奇。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杜桥尚无自来水供应,凤凰山山脚下的双家井可是镇子里很多人家的重要水源,有劳力的,去那儿挑水,没劳力的,指定要买双家井的水。哪怕百年不遇的(1967年)大旱灾,其它的河塘都见了底,人们蜂拥到双家井取水,她就是不干涸,成了杜桥人的活命泉。

半个世纪后的重逢,双家井已由自然天成的山泉井变成了眼前人工打理后的模样,有了井圈井台及通往城区的水泥路,井旁立一碑石,其上刻写造路护井的捐资单位和个人名单,杜桥镇人民政府和杜桥建设局赫然在列。井边的水泥地面上用瓷片镶嵌有“严禁洗衣”四个大字,我仔细观察,周边根本没有洗衣的痕迹,说明大家都很自觉,无人僭越严禁洗衣的规矩。

期间,有一男一女过来提水,如今提水的工具也不同了,是那种特大号的塑料壶,轻松且方便。幽幽的水井里荡漾着我的人影,山泉比早年更清澈更甘冽了。朋友老葛微信中说:他长年喝双家井的水。在自来水通行天下的今天,还是有不少人钟情于天然的泉水,在杭州,在延安,在家乡,我都历历在目。这泊泊泉水,关乎他人,关乎自己,利益攸关,敢不自觉爱惜乎?

又一日,坐摩的,驾驶员健谈,说现在的百姓吃喝不愁,养老医疗有保障,无忧无虑,怎么快活怎么活。怎么快活怎么活,所以,家乡的娱乐城很火爆,赚了钱的老板都喜欢去富丽堂皇的歌厅一掷千金,寻欢作乐,对那些陪侍小姐动手动脚可是家常便饭,而小姐们对这种占便宜的作为听之任之,自尊和尊严成了赤裸裸交易的牺牲品。

而今,昔日的小不点、外出跑单帮的人们几乎都眼缠万贯,钱袋子鼓鼓的。改革开放40年,是人们改变贫穷命运的40年,确实也该富足起来了。如果,心灵也能跟着富足起来,窃以为,才是由内而外的、真的富足。


尊重自然,尊重他人,是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志和基本要件。在这个竞争的世界,我们可能不输于财富,但可能输于文明,希望我不是杞人忧天。

回杜桥家乡过年,图的是乡情。对家乡的爱切切,忧也切切。

 

写于2019年2月13日

 阮少华,杜桥镇西街人。1973年杜桥中学高中毕业。1973年至1975年头门公社下乡插队,后在部队粮库工作。1977年考入上海海运学院,1982年初毕业,分配至杭州工作,从事航海教育。历任浙江航运技工学校校长、省交通干部学校副校长、省交通科研所所长、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海运学院院长、浙江省造船工程学会秘书长等职务,现已退休。

    长期从事航海教育工作,忠诚于海员培养事业,为国家航海、造船等行业发展做力所能及的工作。

    业余爱好读书、写作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来自: 阮少华 风雅杜桥